未来之国:自然的富饶与制度的伤痕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作者:秦朔,清水号经授权转载。

2001年,高盛公司首次提出“金砖四国”(BRIC),按英文首字母分别是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2009年四国领导人正式启动金砖国家之间的合作机制。2011年南非加入,成为“金砖五国”(BRICS)。

今年8月,沙特、埃及、阿联酋、阿根廷、伊朗、埃塞俄比亚获邀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成员由5个增至11个。

金砖国家中,我最想去看看的是巴西。“金砖五国”中,也只有巴西没去过。

01

巴西有2亿多人口,面积851万平方公里,都排世界第五。有26个州和1个联邦区(巴西利亚),州下设市,全国有5570个市。巴西的矿产、森林、土地和水资源非常丰富,拥有世界18%的淡水,相比起来,中国只有6%。

从1936年到1942年,奥地利作家茨威格三次来到巴西,写下了《巴西:未来之国》一书。在他笔下,被两次世界大战荼毒的欧洲乃是“昨日的世界”,巴西则是明日的世界,未来的希望。

他说,如果在这场自杀式的战争中(指二战),旧世界最终覆灭,我们也一定要记得,有一个新世界正在迅速崛起,“和平人道是欧洲未能实现的梦想,却在巴西成为现实,而这也是我们在悲痛中最好的安慰”。

在书中,茨威格诗意地描述了巴西的“种族民主”,认为巴西人最本质的特点就是善良,他们不懂得排外,因为他们就是由不同地方来的不同种族的人所形成的一个民族。在巴西,所有外国人都受到热情的接待与殷勤的照顾。巴西人反对一切暴力,这里没有人虐待动物,也没有宗教裁判所,即使是杀人案也很少是事先谋划的,几乎都是出于偶然的情欲驱使或受到冒犯才酿成悲剧。

当他参观圣保罗监狱,发现那里的囚犯都十分平和,有着温柔的目光,仿佛只是误入歧途。当他在里约热内卢参观贫民窟,发现那里的人们对他这个外国人和对自己人一样热情,一个拿着水罐的黑人对他咧嘴笑了笑,正在哺乳的妇女看到他也不会感到慌乱。他还说,在这个当时并不富裕的国家里,几乎看不到乞丐。

茨威格也发现巴西人最大的特点恐怕是慵懒,这里所有的会议、约会都会迟到15分钟。但他认为,慵懒并不代表落后,巴西人并不愚昧,他们非常热爱阅读。巴西人也并不无能,而是心灵手巧,理解力强,能胜任一切工作。在巴西人看来,这样一个土地肥沃、资源丰厚的国家,大自然已经为人们提供了一切生存条件,为什么要在一个天堂般的世界生活得如此紧张?在欧洲,人们需要通过辛苦的劳动才能摆脱生活的苦涩,而在巴西,物产如此丰富,人们便没有像欧洲人那般强烈的致富欲望。唯一能引起巴西人激情的东西只有彩票,这好像是他们所缺乏的野心的唯一弥补方式。

茨威格判断说,在某种意义上,巴西是世界上最值得尊敬、最值得效仿的国家,它厌恶战争,甚至不清楚战争是怎么回事,它的历史证明人类完全可以用一种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

因此,“巴西对于未来的世界具有精神与道德层面的意义”,世人应该向巴西人民学习,不同种族和肤色的人之间没有隔阂,没有偏见,互相接纳,互相理解。巴西人淡泊名利,知足常乐,氛围轻松,人与自然的关系更近,节奏更加舒缓,精神无需紧张,生活宽厚平和,人们不用像在美国一样成为标准化的机器,也不用像在欧洲一样变成政客手中的工具。如果人类有所谓的幸福的愿景,那么它就应该像巴西那样,沉静、安详、和平、友爱。

1942年2月22日,茨威格和妻子绿蒂在里约热内卢近郊的寓所内服毒自杀。遗书中写道:“在我自觉自愿、完全清醒地与人生诀别之前,还有最后一项义务亟须我去履行,那就是衷心感谢这个奇妙的国度巴西,它如此友善、好客地给我和我的工作以憩息的场所。我对这个国家的热爱与日俱增。”

即使在当时,茨威格的这本书也因为对巴西乌托邦式的“美化”受到很多诟病。巴西的知识分子认为他被巴西“新国家”(1937~1945年)时期的独裁者收买了,有意用美好的假象掩盖现实的问题。巴西确实有美好的一面,但腐败和暴力则被他忽略掉了。

不过,作为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作家,茨威格在书中反复传达的——巴西拥有人类走向未来的精神力量,和平、人道的精神,借此人类才能从仇恨与疯狂中走出来,才能摆脱战争的痛苦与罪恶的折磨,获得真正的安宁与平静——这些内涵,确实让人向往,值得追求。在当下,也很有现实意义。

02

巴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与社会?

11月8日,腾讯新闻上线了一部90分钟的纪录片《深海》,以联想集团为样本,以匈牙利布达佩斯、墨西哥蒙特雷、巴西圣保罗三座城市作为观察点,反映了中国企业出海打拼的故事。片中的圣保罗,日常出行办事都需要带着保镖,警察局旁边就是毒品街,不少中国企业都在这里遭遇过水土不服而折戟,企业很多时候是委曲求全,靠运气、靠韧性来维持的。

眼见为实,这是巴西真实的一面。

11月初我在浙江调研了一家年收入过千亿的制造业企业集团,他们有几十年的海外拓展、投资建厂经验。调研这天,刚巧遇到巴西一个州的几十人代表团来这里招商引资。该集团国际业务的负责人1998年就到圣保罗开拓巴西市场,常驻巴西。他现身说法,讲述了他对巴西的观察和理解(以下为第一人称的叙述)——

我1998年就到巴西,在圣保罗。当时那里就有地铁,居民们有很多小汽车。巴西一边是天堂,阳光沙滩蓝天白云美女啤酒,但夜晚很多地方像“地狱”一样吓人,很不安全。1998年巴西的人均GDP是中国的6倍,2022年只是中国的70%。这是按现价美元计算的,巴西汇率很不稳定,最高时1美元兑换1.6巴币,现在1美元兑换5巴币。

首先看社会,从治安到医疗到教育到基础设施建设,巴西都有很多问题。毒贩所在的区域,警察是不敢去的。前几天看到新闻,巴西总统卢拉宣布要动用军队打击有组织犯罪,之前在里约热内卢,有一个准军事组织的头目被警察击毙,他们就报复,放火烧了35辆公交车。这在中国都是不可想象的。

再看市场。巴西对外开放,吸引外资的时间比中国早很多年,但很多外来资本都是搞金融、薅羊毛的,不像中国,主要投资基建、制造业、科技等等。

第三是人口和教育。中国一直在普及教育,巴西政府现在为了让儿童入学,还要不停地付钱鼓励。老百姓穷,所以不少家庭不让小孩子去念书,你去路上干个活,当个小工赚点钱就可以了。巴西为什么足球好?是很多小朋友不怎么上学,就在路上踢足球。教育上不去,对经济就是制约。

以前觉得,巴西的民主比较好,有选举,有议会,但我在这里25年,女儿、儿子都在巴西出生,是巴西籍,小时候回中国读书,后来又到巴西学葡萄牙语,我问TA们,都不想留在巴西。当然,从旅游免签的角度,巴西的护照好用一些,在欧洲很多地方都是免签的。

每个国家都有富人穷人,巴西路边就有很多穷人和乞丐,流浪汉在里约、圣保罗等大城市的老市区,随随便便就睡在路边。中国几十年前也有睡在路边的,现在应该很少很少了。但巴西到处都是。

我有时想,巴西一方面追求自由民主,一方面社会非常散乱,可能和文化有关。巴西早期是殖民地,各种血统、人种的人都来,民族性比较开放,多元,没有谁是外族人的感觉,也没有什么种族歧视和互相对立,各种移民和平相处,人们普遍自由随意。但是,作为一个社会,就很难管得好,贫富差异也很大。比较而言,中国不仅有共产党的领导,还有儒家文化的基础,社会一直很讲秩序。在新兴经济体中,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最牛,是离不开社会的稳定有序的。

我1998年到巴西时是什么样子,现在基本上还是什么样子。即使举办过世界杯、奥运会,也没有很大变化。它的选举,就是一波一波的人打嘴炮。举行选举前的一年,在任的政府基本就没事干了,所有新项目都不搞,因为如果你在选举前开了很多新项目,有拉选票的嫌疑,是不允许的,对别的政党不公平。

所以选举前这一年,新项目不能上。这一年只搞选举,公平嘛。然后你挖我的墙角我挖你的烂账。等你选上了,你来组阁,如果你所在的党派不强,还要搞联盟党,分配利益,分配部长职位,半年又过去了。

所以一届政府,4年中能干活的时间,我看就是2年半,而且这种情况是一直延续的。下一届政府上台,如果不是原来的党派,原来定好的很多东西又会被推翻。

2010年时,巴西宣布要建高铁,连接坎皮纳斯、圣保罗、里约三个大城市,当时说是拉动经济,迎接2014年巴西世界杯。世界杯都过去了,项目还没有启动。2016年里约奥运会结束了,还没有启动。现在政府又提出,把这个项目重新拉起来。但如果政府意志不统一,不延续,也很难。

政府行为还会受国会制约。执政党想干事儿,在野党不会让你如愿,因为你干好了,下一次选举你的票就多了,所以我就是不让你好。这就像一篓螃蟹,有一个想爬上去,马上就要“越狱”了,另外一个“啪”地就把它拉下来。

除了行政、立法,司法问题也很严重。制度上看,很合理,但实际执行中弹性太大。因为法官背后也有党派,有交易,做不到真正的司法独立。

为什么拉丁美洲国家基本都有“中等收入陷阱”,社会动荡不安?可能跟原来殖民地的宗主国也有关系。相比而言,原来的英联邦国家,制度规范比较好,法国就差一些,西班牙、葡萄牙的制度原来就没有立好。当年英国对殖民地还是从长远角度去建设的,而葡萄牙对殖民地有很强的掠夺性,没有打好基础。

现在巴西、智利、秘鲁这些国家都想发展,政府想做事,但是缺资金(过去都是投机性的资金流动),缺技术,所以巴西总统今年访华的时候,和中方签署了很多协议,要在很多领域合作,包括农业科技、数字经济、电子商务、可再生能源、信息通信技术等等,要全面发展经济和科技。

我们集团现在把巴西、沙特、墨西哥、印尼作为4个示范国,加大投资发展的力度,它们的特点就是国土面积大,人口多,都有发展工业制造的愿望,也有条件。其实巴西是有工业基础的,巴西的航空工业就很强,只是过去他们太重视资源性、金融化的东西,当权的势力和财团之间关系很复杂,政府和政策就是很大的不确定性,政策的执行力也不行。现在,他们回过头,还是要发展工业化,虽然一开始慢,配套弱,但他们有市场,而且政府对外资有强制性要求,要求你本土化,比如更多地使用本地供应链。如果你这样做,政府会给你加分。这样的话,他们的供应链也会慢慢起来。最近碰到一个在墨西哥做工业园的浙商,他说他那里火爆得不得了,因为美国对中国直接出口的一些产品有限制,而对墨西哥没有限制,所以不少中国企业都去了墨西哥。

我对圣保罗的朋友说,20多年前我刚来的时候羡慕你们有汽车,现在你们羡慕我们在世界上到处旅游。中国已经验证了新兴经济体可以成功实现工业化,如果巴西下决心振兴工业,沉下心踏踏实实做,一样也能成功。

03

在和浙江这位企业高管交流时,他说巴西就像一块美玉,但上面有一道制度的伤痕。我觉得很深刻。

金砖11国GDP占世界的29.6%,中国占世界的17%上下,相当于整个金砖11国的60%。中国之外那10个国家,很多自然条件都不错,如果能把制度(硬制度和软制度)的伤痕加以修复,未来经济是有想象力的。

我最近在多篇文章中都提到了“中国能力的全球化”是重大的战略发展机遇,但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全球还是以发展经济为主流,而且中国和世界的关系是共处、共赢的关系。

换句话,中国未来能发展成什么样子,既取决于自身的发展水平,也越来越取决于未来的世界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我们没有巴西那么富饶的自然,那么好命,手停口停就是我们的命,我们靠辛苦操劳为世界提供物美价廉的产品与服务,才能获得发展。

改革开放,高质量发展,中国企业已经把工业化和数字经济的能力基本炼成了。虽然当下的世界没有以前平了,但如果透彻地看,广大新兴经济体致力于发展本土化的工业化,对中国未必不是跨越山海、以合作方式帮助他们发展、共创价值的新机遇。

新兴经济体需要中国,相信中国,也是因为中国通过过去几十年的奋斗,不折不扣成了新兴经济体中最亮丽的标杆。

所以,发展是硬道理,高质量发展是硬道理,开放共赢的发展是硬道理。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清水号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清水号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最新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站长邮箱:1212598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