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man被“优化”后的48小时

yxiaolang 2023-11-21 17次阅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白鲸出海(ID:baijingapp),作者:辛童,清水号经授权转载。

投资公司 SV Angel 创始人、OpenAI 投资者 Ron Conway 在 X 上表态,认为此次事件的严重程度甚至不亚于乔布斯被迫离开 Apple。

当天晚些时候,Open AI 董事会董事兼总裁 Greg Brockman 发推表示自己已经致辞。随后 Greg 又发推描述了自己被迫出局的大致经过,并在推文描述中表达了对自己和 Altman 经历的震惊。

图片

根据不完全统计,算上 Altman 和 Greg,已经有六位董事或主动或被动地离开了 Open AI 的董事会,离开原因大多是利益冲突。Open AI 发布的官方通告中,把 Altman 除名归结为对董事会的不坦诚。

不过有多家外媒猜测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以 Altman 和 Greg 所在阵营与另一阵营“政见”不合,根据 The Verge 援引多位消息人士透露,Sutskever 在此次驱逐 Altman 中发挥了重要作用,“Altman 更激进,Sutskever 更谨慎”。目前 Open AI 余下董事会成员包括:

Ilya Sutskever,OpenAI 首席科学家

Adam D'Angelo,搜索查询网站 Quora 首席执行官

Tasha McCauley,技术企业家和兰德公司兼职科学家

Helen Toner,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学者兼主任

图片

总之,Altman 和 Greg 的离开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在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 Altam 被“优化”后的 48 小时,发生的事情,又给出了哪些信号?这两位 Open AI 的功臣接下来会做什么?接替 Altman 担任临时 CEO 的 Mira Murati 是谁?Open AI 将何去何从?

CTO接任成为临时CEO,女性领导人走向台前

11 月 17 日,在宣布 Altman 被辞退的同时,原 CTO Mira Murati 被任命为为临时首席执行官。

实际上有人为 Altman 的离去而惋惜、担忧和难过,也有人为 Murati 即将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而开心。

Murati 生于阿尔巴尼亚、成长于加拿大,在达特茅斯学院机械工程专业就读时曾在高盛 Zodiac Aerospace 实习,而且在校期间就曾制造出一辆混合动力赛车。

由于对汽车的狂热,Murati 加入了特斯拉,并在任职的三年期间担任特斯拉跨界 SUV Model X 的高级产品经理,后又加入 Leap Motion 担任产品和工程副总裁,并在公司研发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8 年,Murati 加入 OpenAI,担任应用人工智能和合作伙伴关系副总裁,并在 2022 年晋升为首席技术官,ChatGPT、DALL-E 和 Codex 背后均有 Murati 的功劳。

在作为 CEO 的第一次演讲中,Murati 概述了她对 OpenAI 的愿景:AI 是一股向善的力量,赋予人们权力、解决全球挑战。她强调 AI 的发展必须以安全、公平和包容为指导原则,确保其造福全人类。

OpenAI与微软关系稳定,高层支持、员工震惊

11 月 17 日,Mira Murati 在全体员工大会上表示,微软首席 CEO Satya Nadella 和 CTO Kevin Scott 对 OpenAI 表达了极大的信心。

微软发言人表示:“我们与 OpenAI 建立了长期合作伙伴关系,微软仍然致力于帮助 Mira 及其团队,为我们的客户带来下一个人工智能时代。”

尽管如此,根据 The Information 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微软高层是在职位变动公告发出前的 5-10 分钟才从 Open AI 处得知消息,并被该消息打得措手不及。

微软产品团队一位基于 OpenAI 技术构建产品的工作人员表示,在消息发布前一天,Altman 还与微软基础设施高管一同参与了一次定期会议。

三名高级研究员辞职,部分员工拟售股票

11 月 17 日,Open AI 研究总监 Jakub Pachocki、人工智能潜在风险评估团队负责人 Aleksander Madry、在职 7 年的研究员 Szymon Sidor 告诉同事他们已经辞职,原因是对公司辞退 Altman 非常失望。

而实际上三名高级研究人员,只是对周五事件感到困惑的员工、投资者和客户的缩影,根据 The Information 的报道,OpenAI 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和临时首席执行官 Mira Murati 正在试图抚慰大家的情绪,并表示“这次经历会让我们彼此更亲密,因为我们会从中吸取经验”。

但还是有一部分员工担心公司领导层的巨变将会动摇公司的发展,一些 Open AI 员工正在向 Thrive Capital 和其他投资者出售股票,出售价格基于 860 亿美元的估值。

员工股票出售陷入挑战,Altman正在筹划新公司

11 月 18 日,三名计划参与招标的前 OpenAI 员工表示,“估计此次出售不一定会发生,或者即使出售,由于最近的事态发展,估值可能也会较低”。

今年 9 月华尔街日报报道 OpenAI 正在与投资者就现有员工出售股票进行谈判。该交易达成后,OpenAI 估值将至 800 亿到 900 亿美元之间,约是今年年初时的三倍。

根据 Crunchbase 数据,截至目前,OpenAI 已经从投资者、企业、二级市场累计筹集了 8 轮 113 亿美元的资金,主要投资者包括 Tiger Global、微软、A16Z、K2、红杉等多家知名机构。

不少外部成员认为如果此次员工股票出售未能顺利进行,对于员工和 Open AI 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资本和人才可能会判定公司的派系斗争会影响到公司未来的发展以及工作的稳定性,更重要的是 Open AI 的股票即将允许出售本身就是吸引顶尖人才的一个重要条件,一旦出售失败甚至可能会影响到 Open AI 的下一轮融资。

与此同时,投资 OpenAI 的风险投资机构的多位代表表达了对 Altman 的支持,并暗示一些人将追随两人创造一家新的公司。

红杉资本普通合伙人 Alfred Lin 发推表示“期待着 Altman 和 Brockman 创建下一个改变世界的公司”。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Altman 向投资人表示自己和 Brockman 正在计划一同推出一家新的人工智能公司。公司具体性质和项目方向暂时不明。

Open AI 的多位投资者表示 Altman 和 Brockman 本身对于 AI 人才具有重要的吸引力,“很难有人可以拒绝能和 AI 代表人一起工作的机会”,或者也可以说很难有人会拒绝改变世界、名利双收的机会。

投资人正在促成Altman回归,董事会可能面临新一轮洗牌

11 月 18 日,Tiger Global、Thrive、红杉等多家 Open AI 投资机构正在就恢复 Altman 职位的事宜与微软进行谈判。不过也有知情人士透露,如果 Altman 重返 OpenAI,其董事会将需要更换。

目前,关于是否要请回 Altman 和 Brockman,各方并未达成一致意见。OpenAI 首席战略官 Jason Kwon 在周六晚的一份备忘录中告诉员工,OpenAI 对能够挽回 Altman、Greg Brockman 以及离职的其他关键员工感到“乐观”。

但 Altman 的回归也引发了人们对公司财务动机及 AI 所应承担责任的质疑,这也是 Altman 和其他董事会成员之间的主要矛盾,旧董事会的结构是作为监督者,利润并不是其首要目标,那么如果 Altman 回归,新的董事会又将是什么样呢?

图片

有人在关心 AI 的发展、世界的进步、文明的变革,也有人在 Greg Brockman 和 Sam Altman 发布联合声明中找出重点,“为什么微软花了那么多钱,Open AI 董事会开会还用 Google Meet”。

当然,或许明天睁开眼睛,又有新的故事。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清水号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清水号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